站群
扬州晚报数字报 扬州房产网      
资讯 | e 家 | 96496
博客 | 美图 | 老扬州
亲子 | 美容 | 情感
美食 | 旅游 | 家居
医疗 | 二手房
游戏 | 小说
e 购 | 卖场
打折 | 旺铺
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扬州解密 老扬州 二十四桥 读 书 书 画 收 藏 夕阳红 书画长廊
您当前的位置 :老扬州 > 夕阳红 正文
外婆留给妈妈的奇里古怪的“中药铺”满满的都是父母的爱

   不知道为什么,我们小的时候,总那么爱生病。十岁前,姊妹几个轮番进医院。

   经济条件不允许我们家孩子得什么病都进医院。妈妈便成了土医生,家里也成了“中药铺”。记得最清楚的有这么几件:

   着凉了,我的肚子就会发胀。食品在胃子里盘旋,就是不消化,弄得一点食欲都没有。妈让我躺在床上,掀起衣服,在肚子上抹食用油,然后,用一种软溜溜的东西在肚子上拖来拖去。只要拖上十几二十分钟,胀肚子的感觉基本就消失了。妈妈不许我看,总要我闭上眼睛。

   又一次,妈妈在操作的时候,我翘起身子偷看了一下,把我吓得差点滚下了床。你猜,是什么?妈妈用的是一个大大的、鼓着白肚子的癞蛤蟆,在它肚子上也抹了油,然后对着我肚子,就这么慢慢地拖呀拖,把我的病“拖”好了。尽管异怪,可是那么管用,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?

   艰难的岁月,困苦疾病总是缠绕。寒冬腊月,单衣薄衫,上学基本没有舒服和温暖过。我的脚生起了冻疮,连路也不能走,好在家靠近梅岭小学,都是大个子同学轮流背我去上学。晚上回来,妈就用棉花烧成灰烬,然后用生的白萝卜捣成汁水,加上些许桐油,然后将三种东西搅拌,涂在我的冻疮上。我一直不敢苟同这种脏兮兮的秘方,但是,后来,渐而渐之,竟然奇迹般地好了。至今我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 你们得过疟疾吗?那种发抖又发烧的滋味,只有得过疟疾的人,才能知道它的厉害!我曾经被它“迫害”过。每到下午时分,厚厚的两层被子,也盖不住我难以抑制的发抖。扬州人说这叫“打摆子”。妈妈找来护城河坎上的一种草,绿的叶子像落花生,比落花生叶小,且厚实点。高不过三十厘米。上面如向日葵似的,顶着一朵细小的、不太白的花。比一分钱还小的花。中间花蕾是柠檬黄的颜色。每顿一小把,洗净捣成汁水,用纱布包起,将碧绿的汁水挤出来让我喝。那是我最怕的了。一股说不清的、非常难以咽下的味。每次喝就像要上刑场。我拒绝过好几次,还是被我妈硬捏着鼻子,给灌了下去。一灌就是半小碗。喝上两天四顿,也就不再抖了。

   门前的护城河边,还有一种草,是长在岸和水之间的,很像药芹。比药芹矮一些,开着小黄花。只要老人关节疼痛了,妈妈会找来它,捣烂弄成糊状,敷在疼痛处,再用纱布包好,让它渗透肌肤八小时左右,揭开后发现,疼痛处就会起大水疱。用一根被火烧过了的棉针,在生疱的地方这么一戳,毒水就出来了。敷上消炎药,过上一两天疼痛便能消除。不过,敷的时间长短很难掌握,搞不好会溃烂的。

   那次,我的大弟得了严重气管炎。当时,他只有七八岁。咳嗽伴着哮喘。喉咙里发出奇异的气声,觉也不能睡好。每天躬着背,喘得抬不起头。妈妈居然用泔水坛子下蠕动的鼻涕虫煎鸡蛋给他吃。究竟吃了几顿,我也记不清楚了。反正,最后确实痊愈了。

   这些奇里古怪的药方,都是外婆教给妈的。妈妈的“中药铺”,那是一种记忆,究竟是否科学,有待专家考证。不过,那里,确实满满的都是父母的爱。

编辑: 朱春华   发布日期: 15-11-04 10:02
相关新闻:
我来说两句:
昵称: 输入答案:
 热点新闻排行
·记忆中的国庆路
·“苏北工农速成中学”
·仁丰里(外二首)
·渐去渐远的水
·仙女庙的重阳糕
·百年家族说扬州
·种了一畦青菜
·我不能帮你看水了
·我家的虫虫
·禅房花木深
 图片新闻
 扬州夏日别样美———扬州画家笔下的夏日风情
 [扬州近代书画家]秦更年:印坛名宿、书画名流
 行者无疆——扬州国画院画家施鹏向山水画赏析
 [扬州近现代书画名家]宣哲:文人气韵秀雅绝伦
 
 
关于我们 | 广告刊例 | 网站大事记 | 会员注册 | 远程办公| 晚报邮箱| 在线咨询:QQ客服1 QQ客服2

Copyright © 2011 yzwb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 本网站法律顾问:石晓峰  网站服务热线:0514-82931322  邮箱:yzwbw@yzwb.com
    ICP备案号:苏ICP备11046062号-3  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苏B2-20110318    扬备:C321095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