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群
扬州晚报数字报 扬州房产网      
资讯 | e 家 | 96496
博客 | 美图 | 老扬州
亲子 | 美容 | 情感
美食 | 旅游 | 家居
医疗 | 二手房
游戏 | 小说
e 购 | 卖场
打折 | 旺铺
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扬州解密 老扬州 二十四桥 读 书 书 画 收 藏 夕阳红 书画长廊
您当前的位置 :老扬州 > 老扬州 正文
煮蓝黑

   “煮—蓝黑嘞!”“煮—蓝黑嘞!”……

   大概五十多年前,人们会经常听到煮蓝黑的师傅挑着一副担子,走街串巷,四处吆喝的声音。

   煮蓝黑,是一种老行当,就是给穿过的衣服再通过烧煮重新染色。这样的行当,在我们扬州乃至里下河地区曾经红火多年。那时,物资匮乏,衣服穿久了掉色,舍不得扔掉,就煮蓝黑。当然烧煮的是棉麻织品,衣服染了再穿,还像新的。无论是城里还是乡下,人们只要听到一声声“煮——蓝黑嘞”的吆喝,煮蓝黑的师傅生意马上就到。

   “煮蓝黑的,过来唷,我们要染衣服哩!”听到有人叫,师傅立马赶来,放下那担子。他担子的一头,是一个可以烧煮的铁皮锅箱,上面放着一口大锅,锅里放着两根二尺长左右的小木棍,担子的另一头,则是一个小木箱,揭开盖子,里面放有一杆小戥盘,再下面,就是码着装有各种染料的木方盘。那些染料,无非是蓝、黑、藏青等一些深色染料,只有深色染料才能盖得住那旧衣服上的颜色。师傅来了,人们便纷纷拿出需要染色的衣服。要染衣服的人多时,大伙儿就会把衣服放在地上排起班来。“谁来头锅?”“我!”“什么颜色?”“藏蓝!”“好!要藏蓝的都拿过来凑一锅。”

   烧头锅的,便抱来干柴草,点火烧煮,那铁皮锅箱里随即升起了浓浓的黑烟。师傅在锅里放上水,将需要用到的颜料用戥子按比例称好,放入锅中,搅匀。为了增加上色的效果,煮蓝黑的师傅又用小戥子称了少量的盐,倒进那染色的水里。不一会儿,热气腾腾,锅里水上下翻滚,师傅还不忙把衣物扔进去,两只手各拿着一支小木棍,不停地在锅里搅动,“待会儿再烧!”烧火人停住了工作。师傅这才把所要染的衣物放入锅里,叮嘱烧火的人:“烧!大火烧!火大一些!”烧火的人一点也不怠慢,死劲地烧。大概温度太高,师傅烫得嘴里直吸冷气,两只手用小木棍不停地翻动着锅里的衣物,让衣物的颜色上匀吃透。约莫十来分钟,见衣物煮得差不多时,师傅便捞起衣物,不停地夹住翻绞,拧干,一件接着一件,一气呵成,非常麻利,那小木棍被用得犹如人们用筷子一般轻巧。不消片刻,一锅衣物全部捞出挤干。染衣服的人付了钱,便用小木盆将衣服接回去晾晒,“晒干了,再用清水漂洗啊!”师傅还不忘再叮嘱几句。

   “下一锅,要什么颜色?”“黑的!”一锅又接着开始……

编辑: 朱春华   发布日期: 15-10-28 10:39
相关新闻:
我来说两句:
昵称: 输入答案:
 热点新闻排行
·沙头行感赋
·西江生态园一览
·咏市绿色蔬菜生产基地
·沙头行(外一首)
·太常引·唐城遗址
·风入松·马年咏马
·春歌
·马年新岁有感
·初春瘦西湖
·鹧鸪天
 图片新闻
 扬州夏日别样美———扬州画家笔下的夏日风情
 [扬州近代书画家]秦更年:印坛名宿、书画名流
 行者无疆——扬州国画院画家施鹏向山水画赏析
 [扬州近现代书画名家]宣哲:文人气韵秀雅绝伦
 
 
关于我们 | 广告刊例 | 网站大事记 | 会员注册 | 远程办公| 晚报邮箱| 在线咨询:QQ客服1 QQ客服2

Copyright © 2011 yzwb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 本网站法律顾问:石晓峰  网站服务热线:0514-82931322  邮箱:yzwbw@yzwb.com
    ICP备案号:苏ICP备11046062号-3  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苏B2-20110318    扬备:C3210950001